地震的那天
2019-08-06 08:57:10   来源:内蒙古商报商务时讯   评论:0 点击:

地震的那天何君华 王长贵和李大刚两家到村部的时候,帐篷已经发得差不多了。 准确地说,帐篷只剩下三顶。帐篷是简易帐篷,撑开来面积不大
地震的那天
何君华
  王长贵和李大刚两家到村部的时候,帐篷已经发得差不多了。
  准确地说,帐篷只剩下三顶。帐篷是简易帐篷,撑开来面积不大,但是拆卸组装都很方便。眼下余震不断,正是它派上用场的时候。
  王长贵家老小五口,李大刚家只有夫妇俩。很简单,王长贵家领走两顶,李大刚家领走一顶。
  刘支书在心里也是这么盘算的。李大刚家却不干,也不是李大刚不干,主要是李大刚家的媳妇陈小娥不干。刘支书这就闹不明白了,夫妻俩要两顶帐篷干什么?这不是添乱嘛。莫不是俩人闹别扭了?
  还真闹别扭了。
  早上地震的时候,被一泡尿憋醒的李大刚索性起床,尿完尿就在客厅里抽烟看电视。地动山摇的那一刻,李大刚吐掉烟头,大叫一声:“地震了!”然后就兀自跑下了楼。陈小娥就是为这事生气:“你一个大老爷们撇下老婆就这么跑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要不是现在特殊时期,陈小娥离婚的心都有。
  王长贵家也非要两顶帐篷不可。倒不是因为家里人多,一顶帐篷根本住不下,而是因为他家里现在也不消停呢。
  事情是这样的。
  早上地震时,王长贵倒没有像李大刚那样只顾自己跑,他跑上二楼抱出了还在熟睡中的儿子小冬,没有第一时间去叫醒住在对面老屋里的爸妈。虽然万幸都没有受伤,但是二老也不乐意;“不来救我们也就罢了,怎么连朝对面喊一声的工夫也没有?”
  老房子还是砖瓦房,王长贵住的是新盖的二层小楼。要是垮的话首先垮的肯定也是老旧的砖瓦房。王长贵自知理亏,面对一脸铁青的爸妈始终没有吱声。王长贵的媳妇杜娟却不这么看:“儿子可是王家唯一的命根子啊,难不成不去护他还要先管那两个老骨头?”
  王长贵里外不是人。不管怎么说,两顶帐篷肯定是要定了。
  帐篷只有三顶,两家都要两顶,怎么说也是不够分的。刘支书就为难了。
  “既然都想多要,怎么不早来呀?早来还能给你匀出来,现在上哪儿匀去?”刘支书气呼呼地说。
  “家里都乱成一锅粥了,能来不就早来了吗?”
  几个人就站在村部门前的空地上你一言我一语地理论着。
  一个小时过去了,谁也不让谁。
  乌云正在头顶聚集,像是老天爷吹了一声集结号似的,瞬间就黑压压地铺满了河湾村上方的天空。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就砸了下来。
  几个人再也无心辩论,赶紧用手遮着头往村部里面跑。
  “轰!”几个人刚跑进屋,还没站定,村部就像一个中风的老人一样瘫在了地上。
  每个人都躲在自家的帐篷里,巨大的雷声鬼吼鬼叫着,没人听见村部的动静。只有一个救援队开着卡车艰难地朝村部这边驶来。
  很快,救援队的队员就在地上发现了三顶富余的帐篷。不消多说,队员们立即跳下车把它们收起来,装上车,在雨幕里继续向受灾更严重的石湾村开去。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有一天
下一篇:牵牛花

最近更新

相关栏目

数字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