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 客
2019-10-08 09:47:17   来源:内蒙古商报商务时讯   评论:0 点击:

过 客苏莉 对于阿龙山的敖鲁古雅鄂温克人来说,我们只是过客。他们对我们的身份没有什么好奇心,什么作家、画家的不感兴趣。但是我们说自
过 客
苏莉


  对于阿龙山的敖鲁古雅鄂温克人来说,我们只是过客。他们对我们的身份没有什么好奇心,什么作家、画家的不感兴趣。但是我们说自己是达斡尔人,是蒙古人,的确获得了直接的好感。想必少数民族,尤其是北方的少数民族还是有亲缘关系的,即便是完全的陌生人也会莫名地生出亲近来。尤其我们是宋老师带来的,他们对我们的来访还是充满了善意。
  当三个艺术家,一个鄂温克的维佳、一个达斡尔的山丹、一个蒙古族的乌恩褀一起坐在蓝色的帐篷下面谈笑,是多么难得的相聚!围坐在一起吃饭,是人际交流最古老也是最有效的方式,也是艺术家们互相观察的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学着柳霞的说法,我们喝着铁罐儿,坐在原木上啃着肉干,的确比较惬意。再待下去,我们是不是也嗜酒如命呢?
  临行前的那次午饭,我们从岩画山上下来,都很激动,乌恩褀老师喝酒不再克制,尽情地表达着他的感受。土狍一下子和我们无比亲近,柳霞喝一点就醉了。
  女儿穿上了土狍的鄂温克服装,真的像土狍说的特别像萨米族的小姑娘。
  土狍给我用她的手机拍了一张照片,似乎是我此去敖鲁古雅最美丽的一张留影,其他的都是一脸疲惫。土狍这个家伙真的很有艺术天赋!
  然而乌恩褀毕竟是真正的艺术家,不久即露出他的赤子情怀,手舞足蹈起来。临别之际,他忽然向安道跪拜,眼含热泪,令人动容!
  这些碎片,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匆匆而过,然而留下的烙印可能久久都不会消失。所谓因缘际会,也可能都是前世的安排。我们和他们相处的一天里,十分小心,包含着尊重和善意,但是到了最后离别的时刻,面对土狍热情的拥抱,我一下子热泪盈眶……我对土狍说,我会再来的!
  临别之际,我看到土孢的披肩晾在林间,想起波兰诗人辛波斯卡诗集的名字——《万物静默如谜》和《我曾这样寂寞生活)……
  回来以后的秋天,我把在山上给他们拍的照片都发给宋老师,请她转交土狍他们。正好那天土狍下山了,就坐在宋老师身边。我至今记得宋老师传达的土狍当时说给我的一句话,她说苏莉不好好在呼伦贝尔待着,跑通辽去干吗?这句话一下子打到了我,忽然觉得自己这样背井离乡的意义何在呢?
  不久之后,忽然传来噩耗,说是土狗在赶驯鹿回家的时候累死在了山里……
  我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难过了好久,想起土狍给我的拥抱,泪流不止。我为他们这个如此脆弱然而不无任性的族群忧心忡忡,也许我们谁都无法阻止某种宿命的脚步行进的步伐,可是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
  万物静默如谜……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读书与童年
下一篇:相逢如梦

最近更新

相关栏目

数字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