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是有方向的
2019-11-05 09:13:21   来源:内蒙古商报商务时讯   评论:0 点击:

母爱是有方向的任志鸿 当得知自己所患的病必须进行手术治疗后,我别无选择,只能强抑住内心的恐惧和担忧,在十岁的女儿面前故作轻松,然后
母爱是有方向的
任志鸿
  当得知自己所患的病必须进行手术治疗后,我别无选择,只能强抑住内心的恐惧和担忧,在十岁的女儿面前故作轻松,然后在她上学后和老公一起联系医院,默默地收拾行李,心里全是对女儿的牵挂和不舍。因为这一走,对于十岁的女儿来说,等待她的将是一个未知数。我不知道颈间的肿物在手术之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病理结果,我不知道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平静生活会不会因此发生改变。
  就在我对即将到来的手术顾虑重重忧心忡忡时,我的老母亲劝我:“大医院啥手术没做过?何况去的是首都。放心去吧,早去早回。孩子交给我带。”孩子交给妈妈带,我肯定放心。当初为了彼此照顾起来方便,我特意在母亲的前院买了房,我们隔窗相望,经常打开窗子来回喊话。只是这次,又要母亲受累了。在北京住院的十来天里,我无时无刻都在想家,想孩子,也想年迈的父母。还好,手术十分顺利,病理报告让人长舒了一口气,不是最坏的那种结果。
  出院后,看到女儿无忧无虑的样子,我没有跟她讲手术的经过。倒是母亲心痛得不行,看着我的刀口满眼是泪。常常对前来看望我的亲戚朋友讲我遭了多大的罪。其实手术的过程是完全麻醉,我真的没有觉出任何痛苦。可在母亲眼里,我在手术台上躺了三个小时,在首都的大医院里应该不是小手术了。我笑着问母亲,当时你不是说大医院做手术做的好吗?母亲叹着气说:我是担心你害怕,其实我比你更怕更担心!“疼在儿身、痛在娘心”,真的是这样啊。那一刻,我为自己手术之前仅仅狭隘地想到女儿却忽略了母亲的感受而万分羞愧。
  我不敢看母亲疼惜的目光,借口喝母亲熬的鸡汤而转过身去流泪。母亲七十多岁了,她熬的鸡汤水远有一股母爱的味道。比如我做阑尾炎手术时,比如我剖腹生产时,比如我工作劳累的时候,只要有母亲在,我就能喝上最浓最香最美味的汤。
  因为老公在外地工作,为了方便起见,周一至周五母亲每天陪伴着我,父亲为我接送孩子,我重新回到了儿时那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福时代。母亲换着花样给我补营养,父亲拖着肥胖的身子往返于我家的四楼、他家的二楼和女儿的学校之间,虽是前后院,却是喊话容易走路难,东绕西绕的,母亲常常因为记性不好却又突然想起该回家给我拿点什么好吃的,蹒跚地从四楼走下,等她再蹒跚着打开我的家门,我会不忍心地听到母亲的剧烈喘息。我知道,母亲的膝关节骨质增生,每踏一步楼梯都会疼痛难忍,只能一只脚踏上去,另一只脚再跟上来。母亲佝偻着背,手扶楼梯把手,一步一步地挪,母亲是真的老了。而我,却只能以病痛之躯接受着母亲的付出和给予。我幸福着,也在不安着。只要身体允许,我会挑力所能及的家务做一做。母亲却开玩笑地说我嫌她老了,做事没有样子了。没有没有,我急着辩解。母亲又说,侍候你我觉得有意思,说明我还有用。我的母亲!做为儿女,我们时时都需要着母爱,您怎么能感觉到自己无用呢?
  吃饭的时候,母亲给我夹着菜,我给爱挑食的女儿夹着菜,而女儿尚不懂感恩,皱着眉头拒绝着我的善意。我好像突然感觉爱是有方向的,而我们的爱朝着一个方向,都是向下的。比如,我的爱向下,给了女儿,而母亲的爱也是向下的,给了她的女儿,以及女儿的女儿。其实,我在隐隐地期待爱的方向是向上的,比如让正在成长中的女儿知道心疼体贴我,能懂我的良苦用心;而我也同时悟透了母亲一定也有一个简单的期待,期待着一份不在于多少的爱,只要方向向上。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秋的慈光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最近更新

相关栏目

数字报